“向下学习”才是通往牛逼的大路

老王创业日记 - 行业分析   |   2019-04-06 全文3091字 5图 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老王创业日记

第255篇

                         

从上周日的晚餐开始,我已经结束了辟谷,不过复谷也有一个过程,所以那些催我写辟谷心得的朋友还得再等等,大概要下周才能写出来,本周严格说来还是在整个辟谷测试的过程之内。

前一个周日的上午我把二娟和丁丁叫到家里遛狗,我们约了【友好食材】的张丕过来一起盘了一下他的数据情况,看上去发展势头很好,持续盈利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多做一些事情,于是考虑近期找【净衣派】的兄弟们看看要不要一起投他一个种子轮,把团队建起来跑一波数据(写完这篇稿的时候已经有人表示有兴趣了)

周日下午见了【雪乐山】的老板王展。展叔是连续创业者,之前曾经成功把上一家公司卖了几个亿,然后转型做天使投资,几年下来投了80多个项目,就被天使投资这个事情给搞伤心了——前面辛辛苦苦在创业早期扶持的好多公司,后面被大机构摘了果子,天使投资这一段根本赚不到什么钱,还不如后面财主们随便砸一圈就给收割走了,所以他对我能坚持这么多年都做最早期的创业服务表示了很大兴趣。

我给王展介绍了【投缘帮】的运作模式,他终于理解为什么我可以坚持下来,虽然还是太苦了,看上去也“很亏,不值得”

周一本来约了去望京SOHO朱萧木和他做的电子烟Flow,我一直以为阿德的PMCAFF还在望京SOHO,就想约他一起去,结果阿德说搬出来了(难道是觉得望京SOHO风水有问题?),于是我提前去了望京SOHO不远处的天启大厦,跟阿德吹水。

阿德说朱萧木放了好多套产品在他这里,顺便就让人给我拿了一套。我陪阿德吹水的时间稍长了一点,最终结果就是放了朱萧木的鸽子,所以我跟阿德说,我得帮Flow打个广告,很硬的那种。

老实说,这是我抽过的第一支电子烟,感觉还不错,大概因为我不是烟民,所以只是把电子烟当玩具,据说抽烟的人大部分都不太接受现在的电子烟,越是老烟枪就越是对电子烟瞧不上眼。

Flow一支估值2亿美刀的电子烟

这几天下来,第一只烟弹还没吸完(朱萧木告诉我一只烟弹可以吸400~600口),我已经对Flow爱不释手了,等我继续体验一段时间,我会再写一写对电子烟的看法。

周二早晨,【伽利略资本】的郑譞兄弟带了他的老大哥刘杰过来跟我聊天,这位老大哥三十多年前就在滚石,是娱乐产业的前辈高人——唐朝乐队,是他组建的,张楚,是他挖掘出来的。。。。。。

按理说,在杰叔这个江湖辈分,随便做点儿啥都行,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做,也可以退休了吧。但他还是想做音乐,而且想换一种方式,要带着年轻人一起做音乐——他想做一个面向新人的原创音乐教育平台。怕落伍,怕自己不了解年轻人,好嘛,这位五十多岁的大叔天天刷抖音,感觉像个老顽童。

无独有偶,这天下午我见了另一位前辈,很巧,也是一位杰叔——蒲杰,原波导手机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没错,就是那个波导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

认识蒲杰正好十年,我是在2009年在给启明创投做顾问期间,去调研过他们创立的易迅无线,那时候太早了,移动互联网刚萌芽,波导的几位创始人已经看到了做手机设备的天花板,所以想跟着运营商的策略往无线服务领域转型。不过也正是因为业务对运营商的依赖过重,导致在市场发生变化的关键时刻没跟上节奏,基本上就算是错失了移动互联网那一波的行业红利,虽然一直有赚钱的业务,但对于这个高段位的团队而言,确实不算成功。

不过每个成功的创业团队必有其强大的基因,杰叔多年来带着团队一直不断摸索,终于在前几年看到了一个行业中存在的机会——团餐信息化系统。现在蒲杰的精力大部分都放在这个新业务上,自己投入很高成本,以一个70多人的产品技术团队在做系统的研发,并且已经在对接客户准备开始部署。

我在见到他之前,确实不知道存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或者说,我们可能知道有这个市场,但并不知道有人在做他这样的解决方案——在一个云平台上,管理成千上万栋写字楼里的几千万白领用户每天吃工作餐的问题。

我建议他考虑引入外部的资本,毕竟这个事情早期的验证阶段已经基本算是结束了,应该跑得更快些。杰叔说,其实他们继续投入也没问题,差的不是钱,但也正是因为对过去的反思,让他觉得需要再开放一些,希望引入更多外部的思维来一起考虑这个事情。

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对接,所以来跟我聊。他反思当年做波导如日中天,后来为什么会错过整整一波行业大机会,没有能开放的对接外部资源,包括与风险投资欠缺良性的互动,可能是很重要的原因。

我觉得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还能这样思考问题,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前进动力,这个动力,是学习的能力。

很多人说,学习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但很少有人知道,就学习力本身而言,也还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用力方向——向上学习和向下学习,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能理解什么是向上学习,但很少有人会意识到还有向下学习这件事。

什么是向下学习呢?

向不如你的人学习,向更年轻的人学习,向更低层级的领域学习,向之前被我们忽略的盲区学习,向你看不起的事物学习,向失败者学习。。。。。。这都可以叫向下学习

向下学习比向上学习难度要大很多!

“不耻下问”这个成语,大家都知道吧,能做到的人有多少?自打这句话出现的两千多年来,凡是能做到的人,都牛逼了。

向上学习很容易,为什么?

因为学习的目标在上很容易被看到,而且越是在上位者,方法论其实越简单,越是宏观的东西,结论越直接,并且为了让学习者更容易接受,往往要减少细节和过程,只留下结论。

我们在学生时代的所有学习过程几乎都是“向上学习”,先贤总结了几千年的东西,到我们这儿就是几本书,一年半年就学完了,并且既然是上位者传授的,大家记住就好,是不是?似乎容不得你质疑,而且确实也很难被一个新学生挑战——那么容易被挑战的东西,就不在课本上了,对吧。

所有向上学习的场景,都类似,首先就是要有一个上位者确定权威的地位,这有时候是主动的,有时候是被动的,比如【得到】上面的讲师,就是平台主动把他们包装成有知识和经验丰富的上位者,这些人也非常主动的要干这个事情。

而在有些情况下,作为被学习对象的上位者地位是其无意识情况下被树立起来的。比如王兴,十年前还是个不成功的连续创业者,但现在王兴公开讲的每句话都会被创业者当成经典去仔细品读——王兴其实是被动的成为了创业导师,尽管他其实根本就没功夫考虑这些。

上位者权威一旦确立,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想学习想上进的人,他们会蜂拥而至,顶礼膜拜,奉上学费。

向下学习,就很不一样了。

首先,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还可以“向下学习”,因为“下面”的东西,我们总是看不到、看不起、看不惯、看不懂

如果你看不到,那你要学什么?一线城市的白领们根本就看不到二三四五六七线十八线小镇青年,你让他学什么去?

如果你看不起,那你会去学吗?精英阶层看不起草根,所以那些会玩流量的个人站长就成了中国互联网上第一代赚到钱的创业者,逆袭了。

如果你看不惯,你多半也不愿意去学吧?所以电子烟的未来,那些固执地以为只有香烟才叫烟的人就永远也看不到,即使前者最终注定要彻底颠覆他们这个产业。

如果你看不懂,那恐怕更学不了。当年第一次有人跟我讲A站和B站的时候,我就恐惧了,因为我不懂啊!

向下学习,太TM难了。

向上学习很容易,100%的人都会;但是真正会向下学习的人,连1%都不到。

两位功成名就早都可以退休的五十多岁的杰叔,为什么要来找我这么一个才四十出头的江湖小辈来聊天,因为他们是真牛逼的那种人,他们知道这世界上有“向下学习”这回事。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跟那些初创者聊天,我说,我是想学习啊,我TMD真是怕落伍啊!

想要牛逼,就得往下看——毕竟,牛逼,不长在头上,对吧?


本月给创业者准备的学习大餐,来了!




把文章分享给您的朋友把~

老王创业日记

自2002年以来,老王累计面基20000+创始人,至今保持每天与3~5位创业者 见面聊天的习惯。从2016年开始启动【投缘帮】,请扫码后留言,与老王沟通。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作者介绍

王翌

现任大发5分6合—大发10分6合CEO,投缘帮创办人。

奇虎360投资部创办人。前IT圈知名记者,深入观察早期互联网生态的建立过程;面基过两万名创业者,作为专家顾问扶持数家创业公司/团队的成长,数千名创业者得到其直接帮助。 投资项目:快用苹果助手、PP助手、微播易、多听FM、安卓壁纸、极客公园、刷机精灵、生日管家、蚂蚁HR等。